2016
09-25

产房,生命很神奇(3)

  骨盆宽敞才是王道,屁股大小无所谓

  俗话说:“屁股大,好生养。”所以,有人说之所以感觉“丰乳肥臀”性感,是因为这样的身材更有利于生养下一代。这话放在古代或许成立,那时候的“丰乳”,多半是丰富的乳腺组织;而“肥臀”,多半是宽敞的骨盆。到了现代,且不说各种美容技术,就是饮食习惯的影响,撑起“丰乳肥臀”的,多半都是脂肪,中看不中用。所以,屁股大不是重点,关键要骨盆宽敞,这就是阴道分娩的另一个法宝——产道了。产道就是胎儿娩出时通过的那条通道,包括骨产道和软产道。骨产道主要是骨盆,软产道包括了子宫下段、宫颈、阴道等。像前面提到的产门和宫颈,就都是软产道部分。对于身材娇小的女性来说,除了要担心自己没有力气之外,另一个要担心的就是骨盆太小了。想想自己平时的小蛮腰,再想想那么大一个宝宝,怎么可能生得出来嘛!要知道,人类已经进化了几十万年,那些骨盆太小的,基本上已经在优胜劣汰的竞争过程中被淘汰了,只有骨盆条件足够生育下一代的女性的基因才得以传递下来。所以到现在,除非有骨盆畸形或者骨盆病理改变(比如外伤骨折、结核等),大多数女性的骨盆都是适合阴道分娩的。如果你看过CSI之类的美剧就会了解,男女的骨盆是有区别的,女性骨盆天生就已经为分娩做好了准备,即使你身材娇小。而且,胎儿颅骨和成人也是不同的。胎儿颅骨数目比成人多,很多颅骨骨缝是可以松动的,所以在分娩的时候,小脑袋还是有一定的可塑性的,为了顺应产道,会产生一定的变化,宝宝的小脑袋确实是被“挤扁了”,这在医学上被称为颅骨的骨缝重叠。

  骨盆大小也要看宝宝的脑袋

  大思想家孔老夫子的教育理念中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因材施教,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,给出不同的教育方法。俗话也说“看人下菜”,虽然用来形容人投机取巧,不过,和因材施教反映的是一样的道理,就是要完成一件事情,针对不同的对象,路径的选择也是不同的。

  这个道理再延伸一下,可能某种路径是比较好的,但是,也应该看对象,当路径被固定牢的时候,对象的变化可能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。因此,我们不应该迷信什么“放之四海而皆准”的教条。

  这个道理放在分娩上就是,虽然绝大多数女性的骨盆条件都可以满足分娩的要求,但是,胎儿是否可以顺利通过,也不能只看产道这一个方面,掌管路径的胎儿法宝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我们说骨盆宽大,是一个相对的概念,得看和谁比。骨盆很小,但是宝宝脑袋也小,那照样可以顺产;相反,骨盆很大,宝宝的脑袋更大,虽然胎头可以有所变形,但生起来还是很困难的。所以,骨盆的大小,是要和宝宝的脑袋相比的,这就是医学上的“头盆问题”。

  骨盆的绝对大小,或者宝宝脑袋的大小都不要紧,关键是要头盆相称。除了头盆问题,还有更复杂的情况。因为脑袋不是绝对的球形,而是不规则的椭球形,有较长的径线和较短的径线。我们希望宝宝的小脑袋在通过骨盆的时候,胎头以最短的径线通过骨盆的各个位置,就是说,胎头在产道里是会有变化的。最后,宝宝脸朝下生出来是最容易的;如果胎头不能顺利旋转,比如脸朝上没有转过头来,就有可能由比较长的径线卡在产道比较狭窄的位置上下不来,出现相对头盆不称。

  这种因为胎头位置变化出现的头盆不称最麻烦,也最难预测,就算只有6斤、脑袋不大的宝宝,也照样有可能因为脑袋没有转过来而卡在一个位置上,最后没办法顺利分娩。所以,你可能会听说,本来生得很顺利,可是到了后面突然又说胎头下不来了,最终还是给做了剖宫产,很多情况下就是因为相对的头盆不称。这种情况,没有尝试过是没办法提前知道的,这也就给分娩过程带来了很大的不可预测性。不可预测性还不仅限于此,还有更复杂的呢!

  宝宝脑袋的位置如果真的没有旋转好,也不是说就一定没得生了。因为,胎头旋转的力量,正是产力的一部分,如果产力法宝给力的话,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就转过来了,甚至仰面朝天生出来的也不是没有。这个时候,三大法宝就要协同作战了,此刻,它们不是单独在战斗!

  所以,我们说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。那么在生孩子上,很多情况下,不生一生,试试看,还真难说结果一定如何。只要医生还没有进化成神仙,那么不到最后时刻,你都很难确定是不是可以顺利分娩。在第七章中,你会看到医生在分娩方式上的各种纠结,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分娩过程中的种种不确定性。

  生孩子首先要克服恐惧心理

  在西方关于分娩的教科书中,通常只讲三个因素,就是前面提到的产力、产道和胎儿。

  而对于产妇的精神因素,提到的就不多了。因为,一方面,它很难量化,缺乏统一标准;另一方面,精神因素本身似乎很难对分娩造成直接作用,但却和其他三大法宝之间都关系暧昧,会对它们产生一些微妙的影响,从而影响分娩进程。

  看过前面关于分娩的描述,你有没有恐惧或者害怕?怕痛,怕大出血,怕生不出来,怕宝宝有危险。其实,很多产妇在分娩或者临近分娩的时候,都会有这种情绪上的改变,通过心理上的调节,一般可以克服。但是,如果这些情绪上的改变走向极端,使自己对于分娩彻底丧失信心,它便可以影响宫缩的强度,减弱产力;可以影响产门的扩张,阻碍产道;甚至可以通过神经内分泌系统,使宝宝在子宫里缺氧。所以,像影视剧里演的产妇那样近乎歇斯底里地喊叫,通常是很难顺利分娩的。

  因此,这就需要产妇在分娩之前,甚至怀怀孕之前,就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为了那个可爱的新生命,准备好接受这次人生考验。同时,作为家属,也应该尽可能地在心理上给予产妇支持和安慰。

  分娩的过程,在经历身体近乎极限般的煎熬的同时,心理上也要承受这些紧张和焦虑。

产房,生命很神奇(3)

  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”,或许,这正是上天在使一个女人成为怀孕母亲之前,给出的最后考验。

  经历过这样一番磨砺之后,伴随着小天使一起降临人间的,还有一位坚强、伟大的怀孕母亲。

  04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分娩三个帮

  分娩的过程就像一次探险,道路曲折,途中遍布暗礁险滩。不管怀孕期怎么百般小心,分娩的过程中也照样有可能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就算有阴道分娩的四大法宝,它们也有走神不配合的时候,万一出了它们的掌控范围,阴道分娩自己生不出来怎么办?唐僧取经还要有三个徒弟保护呢,没有几个身手了得的好帮手,别说九九八十一难了,恐怕唐僧还没出大唐国界就被老虎吃掉了。下面就介绍几个为分娩保驾护航的手段。

  “这是我生孩子花得最值的钱!”

  前面已经讲过了,分娩时的阵痛是非常剧烈的,甚至可以说是摧毁性的,摧毁了很多产妇自然分娩的意志,以至于不少人刚临产没多久,就痛得死去活来,叫着要剖宫产。还有听说过分娩阵痛的人,怀怀孕没几个月就向我打听:生孩子太痛了,我到时候能不能直接剖宫产啊?你看,这疼痛已经像“李向阳”之于日本鬼子一样,听到名字就让人胆寒了。很多情况下,它已经成为自然分娩道路中的拦路虎。针对这只拦路虎,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分娩镇痛技术,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分娩时的阵痛。

  用我大学室友老婆的话说,她生孩子花得最值的钱,就是分娩镇痛打麻醉的钱。她觉得能达到这种效果,让她花多少钱都值!

  当然,也有人担心麻醉的风险。可以说,所有医学干预都有潜在的风险;不要说医学了,就是在平时的生活中,很多事情都有潜在的风险。有新闻报道,有个人拍死只蚊子,结果出现了严重感染,导致死亡——拍蚊子都有风险!就更别提吃饭可能噎着,吃鱼可能卡住了。

  人生本来就是冒险的过程。

  事情有风险,不等于就不能做,否则连饭都不敢吃了。拍蚊子致死的概率大概几亿分之一,恐怕比被雷劈死的概率还低,那么下回看到蚊子照样一巴掌拍死它。所以,一件事情做还是不做,不能只看有没有风险,还要看风险有多大,到底值不值。

  常用的分娩镇痛麻醉方法是硬膜外麻醉,在麻醉方法和用药上,与剖宫产手术时使用的麻醉差不多,只是药量要小得多。这种麻醉是打在腰上的,确切地说是打在脊椎上,要说没有风险是不可能的。不过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还是安全的——至少对于正在遭受阵痛煎熬的怀孕妇来说,那点儿风险是值得一冒的。

  但是,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打分娩镇痛麻醉。

  “我说姐们儿,咱可不能这个时候歇着啊!”

  大学室友豪哥本人就是麻醉医生,他老婆当年生孩子的时候,他交代我:“我老婆孩子就交你小子手上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  我说:“行,你老婆就是我老婆了!”

  豪哥说:“去你的!”

  产程进入活跃期,豪哥老婆实在熬不住痛,我征求他们两口子的意见,问要不要打分娩镇痛麻醉。

  豪哥问:“就是个硬膜外麻醉的相关风险吧?打了不影响产程吧?”

  豪哥老婆问:“打了就不痛了吧?”

  我给豪哥讲了一下麻醉对产程的影响,豪哥想了想,说:“既然影响不是很大,只有第二产程时间会长一些,那就用吧。”

  我对豪哥老婆说:“一般情况下用了就不痛了,至少会缓解很多。但是,对于产程……”

  “我要打麻醉!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豪哥老婆已经决定好了。

  麻醉打好之后,豪哥老婆显然舒服了很多,可以和老公发短信聊天了。

  到了第二产程该用力生的时候,豪哥老婆好像还不是很痛。

  “自己能有宫缩的感觉吗?比如说肚子有点儿痛,或者有点儿胀,或者有想解大便的感觉?”我问她。

  “稍微有点儿感觉吧,比较轻微,便意感也不是太强烈。”

  “好,你看着监护上的宫缩指数,如果增高了,说明你宫缩来了,你就要配合着用力屏气。”然后,我向她介绍用力技巧,并且指导了几阵宫缩屏气。

  这时候,我电话响了,我说:“你就像刚才那样继续用力,我先去待产室看个患者。”过了十来分钟,我再回到分娩室的时候,豪哥老婆竟然在侧躺着闭目休息。

  “唉,我说姐们儿,咱可不能这个时候歇着啊,时间不等人,你可不能偷懒啊!”

  “实在太累了,真的想歇会儿。”

  “不行不行,你这宫口开全了也没多少时间给你用力,等生完了再歇吧。你现在必须得把所有力气都给我使出来!”

  豪哥老婆被我说着继续用力了,但是,因为麻醉的原因,对宫缩的感觉不是太明显,所以用腹压和宫缩的配合不好,生了将近3个小时也还是没生出来。这时候,豪哥老婆是真的虚脱了。

  “现在不是我不想用力,我是真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豪哥老婆声音很小,甚至连眼皮都睁不开了。

  平时也有产妇生的时候,一边扭一边叫:“医生,我不生啦!我没力气生啦!”不过,既然可以叫出声来,说明那不是没力气,只是生得太痛苦了,不想再继续了。这时候,医生都会鼓励产妇继续努力,不要乱叫,省着力气生孩子。不过,眼下豪哥老婆这种情况,已经努力了快3个小时,别说生孩子了,连说话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  “拉产钳?那我老婆孩子可就真的全交你手上了!”在我向豪哥给出产钳助产的建议之后,他又重复了一遍刚开始那句话。

  现在,我没心情贫嘴了,巨大的压力迎面袭来。

  生孩子的目的是把孩子生出来

  豪哥老婆就是比较典型的分娩镇痛麻醉的经历。产妇通常是在难以忍受阵痛煎熬的时候提出要求镇痛麻醉的。这个时候,很多产妇几乎是失去理智的,因为实在是太痛了!她们不会考虑麻醉有哪些风险,不会考虑麻醉会对分娩有哪些影响,她们只有一个念头:不要痛了!

  现在、立刻、马上不要痛了!所以,很多产妇对于分娩镇痛麻醉的要求几乎是无条件的。

  分娩镇痛麻醉对于疼痛的抑制作用可以说是非常理想的,几乎所有产妇在打过麻醉之后都会恢复平静,甚至有人可以小睡一会儿。这确实是非常理想的效果,因为前面已经提到过,第一产程里产妇的主要任务就是休息,而分娩镇痛麻醉确实可以为产妇赢得一个可供休息的环境。但是,分娩镇痛麻醉毕竟是一种医学干预,虽然总的来说风险是可控的,但是也不能不考虑它对分娩产程可能产生的影响。从我们医院开展分娩镇痛麻醉以来的经验看,麻醉对产程的最大影响体现在第二产程,就是说宫口开全之后需要产妇用力的这段时间。如果没有麻醉,产妇会感到频繁的宫缩痛,而且伴随强烈的便意感,为了缓解这种巨大的痛苦,每阵宫缩来袭的时候,她们会本能地向下用力,企图卸掉对肛门的压迫感。所以,某种程度上讲,生孩子就是一种本能——在没有麻醉的时候。而分娩镇痛麻醉,对于这种分娩时的感觉是有一定阻断作用的,宫缩时候的疼痛减轻了,甚至感觉不到宫缩,没有便意感,所以也就不会配合宫缩用力屏气。甚至像豪哥老婆那样,竟然都可以小睡一会儿,这就要影响产程进展了。

文章《产房,生命很神奇(3)》原创来自:成都怀孕中心

与《产房,生命很神奇(3)》相关文章:

上一篇:临床表现及诊断篇(1)

下一篇:没有了



  • 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www.fortunes-telling.comhttp://www.fortunes-telling.com/zhaoshanghezuo/33.html